湖北快3助手:第一百四十四章 白鹿杏黃旗


小說:家族飛升傳   作者:閩北吃香蕉   類別:幻想修仙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izoyfc.com.cn/book/118895/ 為您提供家族飛升傳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第一件法器便是一把碧青色的法劍,劍鞘上布滿青云紋路,青碧森森。
  韓孟海拿起劍,拔出劍鞘,一股青木之氣迎劍沖出,劍鋒銳利,劍氣十分逼人。
  “太伯公,這是什么劍?”
  韓豐禹介紹道:“這是青云劍,由三階中品的斷海南漓木和赤金礦石合練而成,曾經是道一先祖的隨身御劍法器,他坐化之前,將這把劍交予山門,遺留給族人。
  青云劍含有道一先祖封印的青木真訣高階法術,每揮動一次青云劍,都能發出一道青木山河斬,厲害非常,是對敵的絕上法器?!?br/>  青木山河斬是筑基以后才能修煉的青木真訣高階法術,以韓孟海目前的修為還是遠遠不能修煉的。
  “太伯公,青云劍雖好,不過這種殺傷力強橫的法器,以我的煉氣期實力,怕是很難發揮全部實力?!?br/>  韓孟海說后,看向第二件法器。
  這是一件寶藍色遁甲。
  六菱角形,斑斑駁駁,寶藍法光,令人炫目。
  韓孟海覺得有點眼熟,似乎在《修仙界諸國大典》見過這種紋路的鱗甲盾:“太伯公,這上面的遁甲像是用穿山藍龍的鱗甲煉制的?”
  韓豐禹點頭道:“不錯。這件藍鱗甲盾是土屬性的法盾,用的是穿山藍龍的鱗甲和玄金鐵、海藍石合并煉制,可以抵御中品法器級別的攻擊,用于護身再好不過?!?br/>  韓孟海知曉。
  旁的礦石也便罷了。
  唯獨煉制藍鱗甲盾的穿山藍龍幾乎滅跡了。
  穿山藍龍是一種三階中品妖獸,雖然有筑基期修士的實力,不過這種土屬性妖獸因為長居于土洞,性格膽怯,極好獵殺,幾乎不會反抗,又因肉血滋補,鱗甲值錢,千百年來被大量肉食性妖獸捕食,又被修士大量獵殺,現如今已經是瀕危妖獸。
  即便是在妖獸叢生的南蠻大山,如今也難以尋覓這種妖獸。
  現如今,想要煉制藍鱗甲盾已經極其困難。
  韓孟海身上的玄松軟甲防性是遠不如藍鱗甲盾。
  不過穿在手上和拿在手上的防器,完全兩回事。
  為了對比,韓孟海把目光集中在桌上最后一件法器。
  這是一件是杏黃色旗,黃旗明晃,旗面呈三角輪廓,旗桿銀白,觸手溫潤,旗面上煉制一只韓家的白唇靈鹿的繡像,栩栩如生,極為生動。
  這面旗帶著強大的風靈力,卻輕巧便攜,精細無比,每一處細節都無可挑剔,一看便是出自頂級煉器師之手。
  韓孟海略帶詫異神色,道:“太伯公,這旗也是我們家族煉器師煉制的?”
  韓豐禹面色微尬道:“這面白鹿杏黃旗,是那背叛家族之人煉制的,他早已形神俱滅,不提也罷。
  不過這面法旗甚是厲害,可以發出一道法光,用于隱藏氣息。即便是一般筑基期修士也一時之間難以察覺,用于輔助攻擊、防御,逃避高手都是上上之選?!?br/>
  白鹿杏黃旗出自背叛韓家之人。
  雖然族長沒有明說此人姓名,不過韓孟海心中已然有數。
  韓家修士極少叛逃家族,而在頂級煉器師中,千百年來更是只有一位。
  這人在韓家修仙史上赫赫有名。
  此人就是韓兆乾。
  韓兆乾靈根卓越,是兆字輩唯一的單靈根天才修士,是家族多面能手,不僅精通‘丹、醫、陣、符’,更是韓家史上最強煉丹師、最強煉器師,他的煉器師等級已經達到四階中品。
  此人也是韓家最后一位結丹期修士,神通高深,被譽為是道一先祖之后,最有可能渡過風火大劫,結成金丹的修士。
  不過后來不知為何和當時的韓家族長鬧翻,修煉禁術,叛離韓家,被剔除韓家族譜,后意圖奪取韓家至寶《悟道飛升經》,被韓家族長和玄清門掌教至尊聯合絞殺,形神俱滅。
  家丑不意外揚。
  這件往事在韓家《修仙界諸國大典》中,也只是寥寥幾筆記載,沒有太多贅述。
  韓孟海也不十分清楚,只是聽說韓兆乾長相豐姿英偉,神通高深,心狠手辣,亦正亦邪,是韓家千百年來第一魔修。
  其實也難怪韓豐禹不愿意提起此人姓名。
  一百五十年前。
  當年韓兆乾叛離前,他早已結丹成功,韓豐禹卻不足十歲。
  韓豐禹雖是雙靈根,不過當年在坐忘峰修行之時,也遇到了瓶頸,還是得韓兆乾的點撥才突順利破煉氣期,說起來兩人也有半師之誼。
  面對眼前三件法器,韓孟海在三思肘之下,最終選擇了韓兆乾煉制的白鹿杏黃旗。
  一般而言,越是強悍煉器師,他們所煉制的法寶實力也相對更強橫。
  韓孟海認為在南漓第二場考核那種特殊考核環境下,悶聲發大財最佳,因此用杏黃旗隱匿蹤跡是最好不過。
  即便有人想要圖謀不軌,自己也可以依仗此法器,隱匿蹤跡,殺他個措手不及。
  韓孟海鄭重選擇后,韓豐禹收起另外兩件法器,一并封印后,突然問道:“孟海,我有一事要問你?!?br/>  “太伯公,何事?”韓孟??春嵊碚餉湊?,心里有點慌。
  “孟海,葉家、藍家族長之子四年前死于火云谷,是否與你有關?”韓豐禹語氣沒有責備之意,只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原委。
  在南漓試煉場的第一場考核中,韓豐禹也從各家修士的口中,偶然間聽到了一些風聲。
  藍、葉兩家族長之子死在火云谷,而誅殺此二人的正是無稽郡韓家的韓孟海,這幾乎是人盡皆知。
  韓孟海唱喏道:“太伯公,這事說來話長。是這二人當年在火云谷威脅我,想要搶奪我身上的寶物,他們還聯合幾個散修,五人出招狠辣,我也是為了自衛,才誅殺他們,他們是死有余辜?!?br/>  想起此事,韓孟?;掛宸嚀鉬?,若非有蕭云龍從旁協助,他險些命喪五人之手。
  韓豐禹點點頭,不在多問,道:“孟海,太伯公相信你的無論做何事,都有自己的考量。既不是濫殺無辜,這事由韓家為你擔著。
  我料想即便那葉、藍兩家族長告到玄清門也不能拿我們韓家如何。不過藍、葉兩家未必就肯善罷甘休,你日后外出一定千萬小心?!?br/>  韓孟海隱隱擔憂道:“太伯公,我聽聞葉家族長已經閉關筑基了,他如何獲得了筑基丹?”
  韓豐禹道:“不錯,葉崧天前些時,不知從何處獲得了筑基丹,此時已經閉關筑基半月有余。如果筑基成功,不久便會破關而出?!?br/>  韓孟海的臉色十分不好看。
  一旦葉崧天筑基成功,葉家在亢龍鎮的地位會更加鞏固,并且得到玄清門的準許,獲得南漓第五大家族的頭銜,和另外四大家族平起平坐,成為南漓筑基家族之一。
  早就聽聞,葉家族長葉崧天此人鎮守百寶閣,錙銖必較,個性狡詐。
  殺了他的親生骨肉。
  他豈肯善罷甘休,一旦筑基成功,日后等待時機,必定找自己清算這筆血海深仇。
  韓孟海隱約擔心此事。
  韓豐禹不在談及葉家之事,問道:“孟海,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才是南漓第二場考核,這三個月你有什么安排?”
  韓孟?;厴窈?,應道:“太伯公,我還是想在東南大藥田修煉,鞏固一下功法,并熟悉使用白鹿杏黃旗,以備第二場考核?!?br/>  韓豐禹道:“即是如此,你便去吧。我會交代宗亮,一切以你修行為先,藥田之事,你暫可不必管?!?br/>  韓孟海拱手后,退出閣樓,運轉懸浮符,飛下靈云峰,返回東南大藥田。
  春末夏初。
  三個月的漫長修煉,韓孟海的煉氣大圓滿越發鞏固。
  修煉之余,他還熟悉白鹿杏黃旗的使用。
  這面旗運轉后,能隱藏自身氣息,筑基期初期修士也無法察覺,不過效果只能維持半盞茶不到的短暫時間。
  韓孟海已經運用的得心應手。
  只是近日,煞元丹的丹毒越發發作頻繁。
  期間,青葫蘆神秘人已經提醒道:“小子,你只剩下半年時間,若是還不能煉制成清元丹,再若推遲,服下清元丹也無法拔出丹毒,此生筑基再無望?!?br/>  煉制清元丹所需藥材有四味,除了【君藥】玉髓清靈枝外,還有【臣藥】金扇元芝,【佐藥】火精棗,【使藥】秋芽草。
  剩下的三味靈藥坊市難尋,即便有修士割愛,必定價貴。
  南漓試煉場靈脈廣域,生長諸多藥草異花,想要集齊剩余這三味靈藥,怕是不難。
  時間緊迫。
  韓孟海熬著日子,掰著手指頭算日子,只希望八月快到,南漓第二場考核快點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