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快3近200期走势图带连线:第七十三章 再無前路可回頭


小說:浮仙令   作者:咪起我月牙眼   類別:武俠仙俠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izoyfc.com.cn/book/120695/ 為您提供浮仙令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白瞳閉著眼睛,靠在靈澈溫暖柔軟的懷里,嘴角噙著笑意,緩緩化作漫天的白色光點,融入湖水中,消失不見。靈澈白皙纖細的手心中,漸漸凝聚出了一片晶瑩剔透的雪花,從始至終,都清明透徹,毫無雜念。
  靈澈看著手心的雪花,便忽然想起了一些記憶里早已經模糊的往事,唇角露出一絲笑意。
  ……
  “畢竟我是借由這幾只小妖先祖的魂魄和怨氣方才生出,此仇恨無法化解?!薄吧健范孕淼洋系?,“我雖位列惡鬼境界,這萬余年卻耗盡了太多鬼力。你幫我解決那兩只魚妖,我贈予你一部鬼道功法,這小蛇妖我自己解決?!?br/>  許笛笙卻只是瞥了他一眼,然后轉頭看向蛇妖,道:“我等幾人并不欲參與你們的私事?!?br/>  蛇妖碩大的頭顱微微搖動,似是在沉吟,片刻便沉聲道:“可,你幾人去吧?!鄙磣尤每壞攬障?,其上方水波中,已經隱約能看到湖面蕩漾的光影。
  許笛笙輕聲道:“元祁,李耽,你們三人先走?!?br/>  元祁一馬當先,小心翼翼的走過蛇妖身邊,強忍著刺鼻的腥味和妖氣,進入水域中,幾息后便第一個浮上湖面。
  李耽拉著白衣少女,也走過幾個妖物身邊,進入水中。待行至那蛇妖身邊時,蛇妖身子恰好擺動了一下,白衣少女幾乎嚇的驚叫出聲,幸好李耽反應快,將其嘴巴捂上,拖著白衣少女進入水中,游上了湖面。
  ‘席景山’神色莫名的看了許笛笙一眼,卻只是笑。
  許笛笙拿著分水珠,那無水的空間便以他為中心不斷移動。
  待走過蛇妖身邊時,感受著近在咫尺的妖氣,許笛笙停下腳步,輕聲道:“上次一只狼妖的魂魄便讓我魂力暴增,不知這次,又能增加多少。吞魂!”
  空間中憑空有黑風凝聚。
  黑風幻化成惡鬼頭顱顯現出來,猙獰的樣貌更為凝實。
  頭顱之上,那緊閉的雙目,竟然已經微微睜開了一絲!雖極不明顯,許笛笙卻能感覺到,那惡鬼頭顱目光中蘊含的無盡負面情緒。
  猙獰的惡鬼頭顱一張,蛇妖巨大的身子微微一顫,似是有些抗拒。
  隨著惡鬼頭顱口中吸力增大,那蛇妖終究還是反抗不得,目中光芒斂去,一道濃郁的黑光被吸入惡鬼頭顱中,龐大的蛇身無聲無息的沉入水底。
  惡鬼頭顱化作黑色光點,回歸許笛笙腦海。
  許笛笙強忍著腦海中的暈眩不適感,轉頭對‘席景山’道:“你來解決這兩只魚妖?!?br/>  自那惡鬼頭顱出現的一刻,‘席景山’便面色大變,看許笛笙的目光極為驚疑。更是對這惡鬼頭顱,有無盡的忌憚之意,仿佛此功法對他這種鬼物極為克制。
  許笛笙當初在懸月谷之中,瀕死之際,便是用一式吞魂心訣吞殺了那半化形的狼妖。
  這段時間那狼妖魂魄中的所有魂力,早已經在青色玉笛鎮壓之下,被融入魂力長笛,讓自己魂力暴漲。而這蛇妖又比那狼妖稍弱一絲,故而此刻許笛笙還能承受這一式的反噬,并未暈眩過去,甚至還有些許魂力留存。
  ‘席景山’掌心中鬼霧凝聚,徑直便擴散開來,將那兩只魚妖包裹在內,其中慘叫聲傳來。
  片刻,慘叫之聲戛然而止,鬼霧之內再無聲息,霧氣漸漸散去,露出了只剩下尸骨的兩只魚妖。
  許笛笙瞥了一眼雪白的魚妖尸骨,道:“這幾只妖物尸身,我本欲留著賣作靈石,你下手倒是干凈?!?br/>  ‘席景山’苦笑,道:“我已經再無鬼力,這只是我最后的手段罷了?!?br/>  微微拂袖,許笛笙眸光轉動,定定的看著‘席景山’。
  片刻,展顏一笑,道:“那我們上去罷,只不過這蛇妖尸身,我并無足夠大的儲物靈器,倒是個麻煩?!?br/>  他不是沒想過將‘席景山’一并使用吞魂心訣吞掉,亦或者是運使封魂心訣將其封入鎮魂法衣之中。
  這‘席景山’此刻看來人畜無害,鬼力耗盡,只是真的如此么?能以惡鬼之身茍活萬余年,又怎會表面上這樣簡單?看他輕描淡寫便將兩只魚妖殺滅,要說其身上再無有余力,許笛笙是不信的。
  自己此時魂力也只是剩下十之二三,不知對手深淺之下,若是強行出手,實為不智。
  ‘席景山’皺了皺眉,似在沉思,片刻道:“我之前許你一部鬼道功法,只不過見你剛才施展的那功法,倒是比我的強橫太多,想必你是用不上了?!?br/>  指了指水底蛇妖龐大的尸身,‘席景山’笑道:“我便傳你一道心訣,只有鬼物才可修習,可以在鬼體之內開辟一方空間,其內空間比你們的儲物袋之流大的多了?!?br/>  許笛笙只是看著他,并未開口。
  ‘席景山’用手指點了點他,只是笑:“你這人,好生無趣,想賣個關子都不成?!?br/>  “我觀你召喚的惡鬼頭顱,便屬于鬼物的一種,只不過更偏向于靈魂層面,極為玄奇。你或許可以用它試試看?!筆終浦心鄢鲆壞攔砥?,丟向許笛笙。
  許笛笙接過那道鬼氣,細細察看。
  看了幾遍,確實是一道鬼物自體內開辟空間的心訣。便勾動識海中魂力玉笛下方,惡鬼頭顱的虛影,嘗試著用此方法,在其內開辟一方空間。
  片刻,許笛笙睜開眼睛,搖頭道:“許是我修為太低的緣故,此法并不可行。不過這心訣我收下了,你我從此兩清?!?br/>  ‘席景山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或許以后不知年之時,你我還有再見之日。此具肉身我只是暫借,用來突破靈澈對我鬼體施加的限制,出此方水域罷了。其內的魂魄早已經消散,這儲物袋予你?!?br/>
  言罷,自身上丟出席景山的儲物袋,便先一步出了湖面,懸浮半空。其身體之上,有龐大的鬼氣逸散而出,凝聚成一團極為濃郁的鬼霧,稍作停留,便散入天際,不知所蹤。
  席景山的身體自空中落下,李耽等人看那鬼物離體而去,哪還能不知道怎么回事,急忙上前接住。
  李耽有些焦急,摸了摸席景山的身體,有冰冷的觸感傳來。心中咯噔一聲,口中喃喃道:“席師兄,席景山,你之前還救了我一命,我還沒來得及報答你……”
  元祁翻開席景山的眼皮,搖頭道:“莫在搖晃了,已是死的透了?!?br/>  李耽抬起頭,怒目而視。
  元祁亦不甘示弱,兩人眼見又要再起沖突。
  許笛笙持著分水珠從湖面下走出,淡淡的聲音傳來:“與我下水,一同將蛇妖尸身搬運至靈云之上?!?br/>  許久之后,碧水湖泊恢復了平靜。
  叢林之中,有一個年輕獵戶,不時左右看著,漸漸走到湖邊。
  “哼,父親總是說不許來湖邊打獵,說其中有妖怪,真是可笑!世界上哪有什么妖怪,這些膽小鬼?!苯裊私羯硨蟮墓?,撓了撓頭:“不過此湖泊周邊沒有獵物是真的,不應該啊?!?br/>  走著走著,眼前出現一方簡陋的小土堆。獵戶眼睛一亮,這明顯是人為的新土,附近并無人煙,自己村子里也從不到湖邊來,難道自己撞見了傳說中的仙緣,里面……有寶物?
  土堆很淺,挖著挖著,年輕獵戶便摸到了一截冰涼的肢體,心中一悸。
  “??!死人!”獵戶將那一截肢體拉出來,看清以后,心膽俱裂,吼叫著便跑入叢林之中。
  席景山的歸宿,倒也算是不錯,最起碼還有李耽給他挖了這一方簡陋的墳墓。
  只是他心中復仇的愿望,不能再實現了。那筏境的掌境,依然還是以境內凡人如豬羊。
  席景山的過去,心中的執念,和對父母親族的思念,都隨著這一捧黃土消散了。
  既然踏上這條路,不管自愿亦或者被強迫,都再無歸處。
 ?。ㄗ髡吒窖?,感謝北巷故人影,霧云竹,書友28508260,晚難安的打賞。然后呢,最近建了一個書友群,有興趣的可以加一下,每天里面也挺熱鬧,大家一起交流也挺有意思。不管是在讀盜版還是在縱橫看正版,都沒關系,都可以加。書友群號,1048452775。再次感謝幾位對月牙的支持。)